热门搜索:  as  xxx

年幼兄妹闲置轿车内不幸身亡 父:车上锁怎么进去的,乐嘉个人资料身高

发布于 2018-04-11 13:15   浏览 次  

  年幼兄妹闲置轿车内不幸身亡 父:车上锁怎么进去的

  年幼兄妹闲置轿车内不幸身亡 父亲:车上锁了,孩子怎么进去的?

  合肥当地警方正在调查此事,案件性质尚不能下定论

  陈勇 任国勇 郭一鹏

  4月9日晚上7点多,安徽省合肥市新站区三十头镇五卫路与006县道路口一砖窑厂内发生一起悲剧,一名4岁女孩和一名6岁男孩被发现死在一辆轿车内。两个孩子是亲兄妹,父母在砖窑厂打工,经常在厂内玩耍。4月10日下午,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在当地派出所见到了孩子的父亲,陷入巨大悲痛的他无法接受这一现实。同时,他心里也有一个疑团无法解开,好端端的,孩子怎么会出现在别人已经上锁的车内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?

  紫牛新闻记者 陈勇 任国勇 郭一鹏 文/摄

  部分图片来自江淮晨报

  悲剧

  被发现时,孩子已无呼吸

  悲剧发生在4月9日晚上7点多,孩子在一辆闲置的别克轿车内被发现时,早已停止了呼吸。女孩4岁,男孩6岁,是亲兄妹,父母在砖窑厂打工,两人经常在厂内玩耍。车是别人的,已经停在砖窑厂内很久。

  10日下午2点,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来到这处砖窑厂,厂里烟囱没有冒烟,应该是停产状态。窑厂周边比较空旷,稀疏的村落正在拆迁。进入窑厂,只见一辆货车停在里面,几名工人往货车里装载空心砖。

  窑洞口的阴凉处,一名妇女带着一名孩童躺在地上午休。说起9日晚上的事情,那妇女无力地摇摇头。正在装运砖头的工人说,刚听说出了事,但不知详情。

  砖窑厂西侧有一排工棚,是工人住宿和生活的区域。在这里,记者见到一位背着孩童的妇女神情木讷,一男子端着手机给孩子看。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问他们9日晚上发生的事时,两名大人均摇头不语,面色凝重。

  砖窑厂营销办公室门口几名男子疑似砖窑厂经营者,言谈中显得情绪焦躁。一名体形瘦削的男青年很抵触记者的来访,很不客气地要求记者离开。

  那辆别克轿车已经被警方拖走。附近一居民说,瘦瘦的男青年可能是砖窑厂经营者,由于出事,砖窑厂被迫停产,他们情绪也不太好。

  村民

  孩子机灵讨喜,常自己出来玩

  砖窑厂附近住着一些村民,对于这起悲剧,他们都觉得很痛心。“这两个孩子我经常看到,很机灵很讨喜,没想到就这样没了。”一名经营超市的店主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兄妹俩经常来她这里买东西,有时还会喊她一声奶奶。

  这位村民介绍说,因为打交道多,她知道这家人来自四川,除了这对兄妹,还有一个很小的孩子,刚学会走路。“夫妻俩刚来砖窑厂,因为平时工作忙,所以兄妹俩有什么事都是自己出来,夫妻俩则负责带最小的那个孩子。”

  她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就在事发前一天,兄妹俩还到这里来过,没想到这竟是最后一面。

  采访中,正好一名砖窑厂的工人来买东西,听到记者在聊这事,他表示,因为死了两个孩子,现在砖窑厂已经暂时停工了。

  “真没想到孩子会出现在轿车里,虽然平常他们也会在那里玩耍,但从来没孩子进去过。”这名工人说,轿车放在砖窑厂最里面,车主也是砖窑厂的,因为有事已经回家一个多月了,车子就放在这里,钥匙交给他亲戚保管。工人告诉紫牛新闻记者,发现两个孩子在车内后,现场人也打不开车门,最后还是找人拿到钥匙才打开的,可惜的是,孩子已经没了呼吸。“我们也挺奇怪的,孩子是怎么进入上锁的车里的。”

  父亲

  孩子为何出现在已上锁的车内?

  4月10日下午4点,紫牛新闻记者在三十头派出所门前找到了遇难孩子的父亲张海(化名),此时,他正和五六名老乡坐在草地上,等着派出所的调查结果。一旁,一名刚会走路的男孩正独自玩耍,紫牛新闻记者了解到,男孩就是张海最小的儿子,年幼的他并不知道,哥哥和姐姐已经永远地离开了。

  一天之间失去两个孩子的张海满脸悲戚,从出事到现在,他一直不吃不喝,也不愿多说话。“车门是锁着的,就是大人都拉不开,那么小的孩子怎么可能进去!”张海声音低沉,他告诉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,之所以在派出所门口,是为了等一个调查结果。张海他们都来自四川省的山区,到这里打工才两个多月,没想到却遭此厄运,眼下陪伴在他身边的是最小的三儿子。

  坐在一旁的张海亲戚张军(化名)向记者介绍了事发当天的情况。“9日中午,孩子们在家吃的午饭,吃完饭,我们就开始干活了,孩子们就自己出去玩了。”张军回忆说,发现孩子失踪的时间是下午两三点钟,当时是休息的时间,孩子妈妈想喊孩子回来喝点水,可孩子却不见了,当时他们还以为孩子跑出厂区了,于是就分头去找。大人们把搜索的重点放在了厂里的各处角落,在搜寻无果后,又把范围扩大到厂外的马路周边。

热门排行